坚守那按照使徒教训可信靠的话,好能用健康的教训劝勉人,又能使那些反对的人知罪自责(提多书一章九节)。

直接连结到以下内容:

为着得罪基督的身体而悔改─
李常受弟兄究竟是怎么说的?

近日有一群自称‘忧心的弟兄们’的匿名人士,为了批评当前的诉讼(诉讼对象为Harvest House出版社,约翰.安格堡﹝John Ankerberg﹞,以及约翰.威尔敦﹝John Weldon﹞),扭曲李弟兄在一九九七年华语特会中所讲论的一段话。‘忧心的弟兄们’断章取义地引用李弟兄的话,胡乱推测其应用,作出与原意不符的解释。不仅如此,对于李弟兄在信息里所交通的负担─鼓励众地方召会的交通,并且藉着相调,把众圣徒带进基督身体的实际;这些‘忧心的弟兄们’也置若罔闻,甚至加以反对。

该篇信息的题目是‘在生命中作王之三─在效法使徒将各地的召会带进基督身体的通;并在跟随使徒的脚踪,将众圣徒带到基督身体全体的相调等等的生活中作王’。李弟兄在信息中说到,我们应该照着神的接纳,并照着基督的接纳,接纳其他的信徒:

我们乃要照着神的接纳,不比神狭窄,而证示并维持基督身体的一,并照着神的儿子接纳人,照着神,而不是照着道理或作法接纳,使基督身体上的交通,能保持在绝对的平顺中,没有偏差、不和谐的光景,使荣耀归与神;(罗十四3;十五7;)…。

罗马十四章三节告诉我们,要照着神来接纳人,也就是要接纳所有神所接纳的人。十五章七节说,我们要彼此接纳,如同基督接纳我们一样。神所接纳的人和基督所接纳的人,其实就是同一班人;不是神接纳一班人,基督又接纳另外一班人。神是非常宽大而不狭窄,当我们照着神,并照着神的儿子基督接纳人的时候,就把基督身体的一证明并显示出来,并且也维持了基督身体的一。如果我们是照着道理和作法接纳,基督身体的一就无法得着维持并证示。(经历神生机的救恩等于在基督的生命中作王,七三至七四页。)

多年以来,众地方召会一直以罗马书十四章三节和十五章七节里的 一般性(又作普遍性),作为接纳圣徒的标准。

罗十四3:吃的人不可轻视不吃的人,不吃的人也不可审判吃的人,因为 2神已经接纳他了。

注2:我们接纳信徒的根据,乃是神已经接纳他们了。神是照着祂的儿子接纳人。人一接受神的儿子我们的主耶稣基督作救主,神就立刻接纳他,使他进入三一神,以及祂在基督里为人所豫备、所完成之一切的享受。我们也该这样接纳人,不该比神狭窄。无论人在道理的看法上,或在宗教的作法上,和我们有多大的差别,我们都必须接纳。我们这样照着神,而不照着道理或作法的接纳,证示并维持基督身体的一。

罗十五7:所以你们要彼此接纳,如同 1基督接纳你们一样,使荣耀归与神。

注1:十四3要我们照着神的接纳接纳人,这里要我们照着基督的接纳接纳人。基督的接纳就是神的接纳。基督所接纳的,就是神所接纳的。凡神和基督所接纳的,无论他们在道理或作法上,和我们有什么不同,我们都必须接纳。这要使荣耀归与神。

李弟兄的讲论

李弟兄在这场华语特会中的,乃是说出他在主面前的观察和看见,就是那些接受他职事的众召会,已过在这些事上,都有过疏忽:

关于照着神并照着神的儿子接纳人,有太多要我们学的。我们已过在这些点上都有过疏忽,因而对不起基督的身体,对不起许多主里的弟兄姊妹;为此我在主面前有很深的悔改。盼望弟兄姊妹藉着祷、研、背、讲,进入本篇信息,看见我们从前的错误。当然,公会中的分门别类是错的,是神所最定罪的事;但是在公会中真正蒙恩得救的人,都是神的儿女,他们都是神所接纳的。因此,我们也当接纳他们,但我们绝不可有分于他们所在的分裂。(经历神生机的救恩等于在基督的生命中作王,七三页。)

‘忧心的弟兄们’毫无根据的推测

‘忧心的弟兄们’大胆地将这段话推论为:李弟兄为着一切得罪其他基督徒的事(包括诉讼在内)悔改。这严重扭曲了李弟兄的话,兹证明如下:

  1. 李弟兄在‘经历神生机的救恩等于在基督的生命中作王’中,对罗马书十四、十五章的解释,与在其他处所言一致。因此,这表示他在态度上并没有改变。相反的,他告诉圣徒们,他对于那些在他职事下的众召会,在实行这些事上的疏忽,感到忧伤(参但九3~19;尼一4~10)。
  2. 李弟兄从未收回对基督教系统的批评,这个系统:一,以许多事物来顶替基督;二,藉着圣品制度,抹杀基督身体上之肢体的功用;三,将主的身体分割成好几千个部分。事实上,就在‘忧心的弟兄们’所引述的同一段话中,李弟兄特别题到:‘公会中的分门别类是错的,是神所最定罪的事’。
  3. 李弟兄从来没有表示,他对于向‘弯曲心思者’和‘神人’这两本书提出告诉一事,感到后悔。相反的,李弟兄特别交代,要邀请在这两件官司中服事的弟兄们和律师,参加他的安息聚会。
  4. ‘忧心的弟兄们’的话里有严重矛盾之处。他们认同八○年代的官司,却定罪当前的诉讼。然而,八○年代的法律行动,也是在事先知道有些基督徒可能因此误会─甚至被得罪的情形下展开的。若是李弟兄真的为了以诉讼方式,护卫主恢复的职事,得罪了其他基督徒而悔改;那么‘忧心的弟兄们’为什么不把这话也应用在八○年代的诉讼上?原因很简单:这些‘忧心的弟兄们’希望在表面上维持与李弟兄是一的形像;却对跟随李弟兄榜样的同工们,加以攻击。
  5. 这段关于李弟兄‘悔改’的引述,既不是出自现成的书报,也不是直接译自李弟兄的说话。这段个人的‘翻译’,逐字抄录自一份个人的‘稿件’。这份稿件曲解李弟兄的这段话,试图为八○年代,在众召会中制造风波的人平反,并且对主恢复中的领导职分(包括李弟兄和同工们),作出许多空穴来风的指控,甚至可追溯至数十年前。‘忧心的弟兄们’以这种不可靠的源头为立论的根据,是不足为信的。
  6. ‘忧心的弟兄们’为了避免得罪其他信徒,甘愿在真理上妥协。李弟兄绝不可能这么作。

    加一10:我现在是要 1得人的心,还是要得神的心?或者我是要讨人的喜悦么?若我仍讨人的喜悦,我就不是基督的奴仆了。

    注1:或,寻求人的赞同,寻求人的好感、满意。

    帖前二4:但神怎样 1验中了我们,把福音托付我们,我们就照样讲,不是要讨人喜欢,乃是要讨那察验我们心的神喜欢。

    注1:神的托付,是根据祂藉试验我们而有的验中。神首先试验并验中使徒,然后把福音托付他们。因此,他们的讲说、他们福音的传扬,不是出于自己,要讨人喜欢,乃是出于神,要讨神喜欢。祂一直察验、察看并试验他们的心。

    我不愿以基督的欢心换取人的欢心。我愿意像保罗在腓立比三章所说,为基督的缘故,将万事看作亏损。我也愿意为着享受恩典的缘故,亏损万事。主并没有托付我讨人的喜欢。论到神的经纶,丝毫没有妥协的余地。神的真理要除灭一切违反神经纶的事物。在这件事上,我们与保罗一样,没有选择的余地。(腓立比书生命读经,二八页。)

    我们在这条路上首先面临的事,就是弃绝。因着基督是被弃绝的一位,我们也必须被弃绝。我们没有选择的余地。不要期待受欢迎,因为在荣耀未到之先,没有人会欢迎你。反之,你必须甘愿被弃绝。在十三章五十三节至十四章十三节,我们看见弃绝的增加。我们许多人多少都经历过,被那些反对我们进入召会的人所弃绝。但我需要告诉你,这弃绝不会减少,只会增加,会有弃绝加上弃绝。你们要为此豫备好。(马太福音生命读经,五六三至五六四页。)

    仇敌逼迫我们之后,可能会改变战略,对我们表示欢迎。不要把这种欢迎当作一件好事,反当惧怕受欢迎,甚于惧怕被蝎子螫。受逼迫、被反对、受攻击,对我们是好的。但什么时候人给我们热烈的欢迎时,那就是最危险的时候。当你被人攻击或遭遇逼迫时,不要灰心,因为那是有力的记号,表示你走在正路上,没有偏离主的脚踪。但我们要提防热烈的欢迎,宁愿遭受逼迫,也不愿受人热烈的欢迎。(启示录生命读经,一六九页。)

  7. ‘忧心的弟兄们’曲解李弟兄对于 一般性的教导,为他们偏离教导的行为,寻找合理的解释。另一方面,他们也不顾李弟兄所交通 一般性的限制,如使徒保罗严厉对待召会中的分裂行为。

    每一地方召会都该接纳在基督里的各种真信徒。(罗十四1~6,十五1~7。)我们没有权利放弃任何信徒,除非他是分门别类的。当信徒成为分门别类的,他就已经与召会分裂了。但只要信徒不是分门别类的,我们就不该放弃他。倘若一位信徒喜欢守安息日,而我们守主日,或者他只吃蔬菜,而我们各种食物都吃,我们仍接纳他。我们必须接纳他,因为神已经接纳他了,(罗十四3,)基督也已经接纳他了。(罗十五7。)我们必须照着基督(罗十五5)接纳每位在基督里的信徒。(主恢复的简说,四八页。) 

    在罗马十四、十五章,保罗宽宏大量、包容一切,但在罗马十六章十七节,他却非常狭窄而严厉。‘弟兄们,那些造成分立和绊跌之事,违反你们所学之教训的人,我恳求你们要留意,并要避开他们。’一面,我们需要接纳各种的真信徒;另一面,我们在对付造成分立之人时,需要狭窄、严厉。在十六章十七节,保罗不是说,‘这些造成分立之事的人是弟兄,我们要接纳他们爱他们。’不,他告诉我们要留意并要避开他们。避开那些造成分立和绊跌之事的人,就是与他们隔离。

    保罗在罗马十六章二十节上半说,‘平安的神快要将撒但践踏在你们脚下。’这话是接在严厉对付造成分立的人之后,这是很有意义的。我们若没有辨别力,盲目的爱人,不隔离造成分立和绊跌之事的人,撒但就不在我们脚下,而在我们头上。但我们若隔离那些分裂的人,撒但就被践踏在我们脚下了。(申命记生命读经,一○一页。)

事实上,李弟兄对于一般性(又作普遍性)的定义(该引述之前六页),与‘忧心的弟兄们’所说的,有很大的不同:

我们在接纳信徒过召会生活等等的生活上,要特别普遍。 普遍就是人人都讲、家家都做同一件事,没有人是特别不一样的。(经历神生机的救恩等于在基督的生命中作王,六七页。)[粗体为笔者加示]

‘忧心的弟兄们’扭曲的应用

‘经历神生机的救恩等于在基督的生命中作王’最后三篇信息的题目,都是‘在生命中作王’。读者只要去读这几篇信息,就会发现‘忧心的弟兄们’无视李弟兄交通的内容与方向,选择性的摘出几句话,加以曲解,以达到其预设的目的。

  1. ‘忧心的弟兄们’无视李弟兄明确的说话─主恢复中的众圣徒,应该说一样的话,以保守我们中间的一和同心合意。

    这样的话,盼望弟兄姊妹不仅能听进去,也能像录音机一样一再的讲说。我在家中常为你们祷告。我作主的奴仆,为主说话已经六十多年了。我好像一台录音机,一再的为主讲说。我实在盼望我讲的时候,也有别人能作录音机。这是我的祷告,主回答我的祷告说,‘在人所不能的,在我都能。我能把你所带领的这些信徒,一个一个都作成录音机。’盼望弟兄姊妹都能进入这样的话,被这些话所构成,并能清楚的讲说这样的话。(经历神生机的救恩等于在基督的生命中作王,五四页。)

    我们在主恢复的工作里,所强调、加强的,不是别的,乃是‘恩典就是三一神在祂父、子、灵三方面化身里的显现’。这才是主恢复的代表作。盼望你们都像‘录音机’一样,把这个深刻的印在里面。等到你们出去接触人时,自然就能讲这个,并且只讲这个。(经历神生机的救恩等于在基督的生命中作王,五九至六○页。)

    有人可能会说,那么我们中间就不要讲别的道了么?不是要不要讲别的道,实在是我们没有闲工夫去讲圣经中心启示以外的东西。已过我们受倪弟兄的带领,要照林前十四章来聚会,不要一人讲众人听,乃要人人都申言。一九三三年开始,倪弟兄大力的推动这个实行,当时并没有成功。直到近年我们重新读林前十四章,才看见主所要的还不是众人轮流讲,乃是众人调成一体的来讲。已往在聚会中大家不敢讲,因为不知道要讲什么。现在就完全改观了,人人都踊跃申言,个个都讲圣经中惟一的中心启示。这是我们所特别加强,并特别显耀的。(经历神生机的救恩等于在基督的生命中作王,六○至六一页。)

    我们在接纳信徒过召会生活等等的生活上,要照着基督耶稣,彼此思念相同的事,同心合意荣耀神。(十五5~7。)当我们同心合意时,我们都用同一的口,说同样的话。我们同心同口惟一的路,就是让基督在我们心里和口中,有地位作一切,使荣耀归与神。我们已经说过,神就是新耶路撒冷。我们荣耀神,就是以祂为新耶路撒冷,将一切荣耀都归与祂。(经历神生机的救恩等于在基督的生命中作王,六八页。)

    李弟兄与那些鼓励争论,高举差异的‘忧心的弟兄们’不同,他表示我们该有一个平顺的召会生活,所有的圣徒都讲说圣经的中心启示,并且照着神和基督来接纳:

    我们在接纳信徒过召会生活等等的生活上,要特别平顺。平顺就是没有争吵,又平又顺。今天在主的恢复中,有个小影:我们中间没有争吵,都是平顺。我们一不普遍,我们就不平顺,就产生特别,就分门别类了。我们若照着神来接纳,照着基督来接纳,召会生活才是平顺的,召会全体才是和谐的。(经历神生机的救恩等于在基督的生命中作王,六七至六八页。)

  2. ‘忧心的弟兄们’也忽略李弟兄在这篇信息中,所明确交通的负担。这篇信息的总题,说出两个重点:一,效法使徒将各地的召会带进基督身体的交通;二,跟随使徒的脚踪,将众圣徒带到基督身体全体的相调。‘忧心的弟兄们’的抨击,暗中破坏了这两个目标。

    我们要经历在生命中作王,首先就是要效法使徒将各地召会带进基督身体的交通。 我们惟有实际的进入基督身体的交通,才有真正在生命里作王的经历。(经历神生机的救恩等于在基督的生命中作王,七一页。)[粗体为笔者加示]

    ‘忧心的弟兄们’企图使读者相信,李弟兄所说的‘实际进入基督身体的交通’,乃是与堕落的基督教系统,作某种程度的妥协。然而,李弟兄的话清楚表示,‘实际进入基督身体的交通’指的是在主恢复中的众召会中间,应该彼此交通:

    这样的推荐和问安,不仅说到众圣徒之间的关切,也说到众召会之间的交通。 因着召会这样在身体里的交通,就使平安的神,能将撒但践踏在我们脚下,而我们能得享基督丰富的恩典。这恩典就是三一神在祂父、子、灵三方面化身里的显现。(经历神生机的救恩等于在基督的生命中作王,七五页。)[粗体为笔者加示]

    我们必须有基督身体交通和相调的实际,否则我们无论怎么追求、单纯、谦卑,迟早总会出问题,甚至会分裂。所以我们必须受身体之异象的控制,跟随使徒的脚踪,将众召会的众圣徒带进基督身体全体相调的生活中。这就是在生命中作王,藉此使荣耀归与神,而这荣耀就是新耶路撒冷,也就是神人二性联调的宇宙合并,在其中神要得着完全的荣耀,神的经纶要得着完满的成就。(经历神生机的救恩等于在基督的生命中作王,七六页。)[粗体为笔者加示]. 

    虽然李弟兄强烈的呼吁,我们需要照着神和基督,接纳在基督里的信徒;然而对于要我们离开基督教组织的系统,站在一的正确立场一事,他的教导从未改变。他在这里进一步的指明,仅仅站住地方立场是不够的。众地方召会中间,还需要彼此的相调与交通。唯有这样,那些在地方召会里的信徒,才能认识基督身体的实际。然而‘忧心的弟兄们’不愿在交通和祷告中相调;反而对积极将众召会带进彼此交通并相调之实行的同工们,作了公开的批评。

结语

‘忧心的弟兄们’无视于李弟兄所交通的负担,从信息中选录一段话,加以扭曲,以达成其私人的目的。我们该忠于倪弟兄与李弟兄所带给我们的职事,不照着个人的口味和喜好加以选择。此外,我们也不该滥用职事的话,从原文中摘出一些话,作成似是而非的论点,以表达我们的偏见。‘忧心的弟兄们’试图破坏主恢复中的领导职分。为了达成此一目标,他们贸然滥用弟兄们的说话,不顾信息中的明文,反倒天马行空的推测。我们盼望藉着指出这些鲁莽的行为,保守主恢复中的圣徒,远离这类毒害人的言论。

版权所有© 2006-2018 DCP. All Rights Reserved.
DCP为一专项服事,辩护并证实倪柝声和李常受弟兄所尽的新约职事,以及地方召会的实行。
email